首页  »  电视剧 » 义不容情-粤语
义不容情-粤语在线观看,TVB中文网

高清 30集全

义不容情-粤语
时间:2019-08-05 17:19:40
状态:粤语高清 30集全
标签:剧情
导演:韦家辉
地区:香港
年代:1989
主演:黄日华温兆伦刘嘉玲邵美琪
剧情:《义不容情》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时装剧。由韦家辉监制、李国立、叶昭仪、袁英明等执导,由黄日华…..展开
剧情:《义不容情》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时装剧。由韦家辉监制、李国立、叶昭仪、袁英明等执导,由黄日华、温兆伦、刘嘉玲、周海媚主演。 该剧讲述了丁有健和丁有康…..展开
剧情:

《义不容情》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时装剧。由韦家辉监制、李国立、叶昭仪、袁英明等执导,由黄日华、温兆伦、刘嘉玲、周海媚主演。
该剧讲述了丁有健和丁有康这对亲兄弟之间的恩怨情仇以及丁有健和倪楚君之间的爱情故事。1989年,该剧在无线电视剧台首播。1995年,该剧在无线电视台28周年台庆上获得“全球最多华人收看的电视剧集奖” 。
梅芬芳(蓝洁瑛饰)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这天她却莫名卷入了一起谋杀案。虽然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四处奔波为她讨回公道,但最终阿芳还是被判了死刑。随后丈夫也抛下两个儿子丁有健(黄日华饰)和丁有康(温兆伦饰)自杀了。云姨(苏杏璇饰)虽然只是医院的一名清洁工,收入不多,但不忍心看着两个孩子孤苦伶仃,于是收养了他们,此外云姨还收养了另外两个孤儿,一家五口过着清贫的生活。阿健16岁就为了生计,放弃了学业,当了一名出租车司机。阿康十分争气,在大哥的供养下以优异的成绩从香港大学法律系毕业,顺利拿到了律师牌。阿康虽然十分能干,但他为人却十分残忍,为求目标不择手段;而阿健却正好相反,为人十分耿直,在是非面前绝不含糊。
丁有康为求名利,竟攀附曾力证其母杀人的检控官冯世邦(岳华饰)。后丁有健与丁有康因争执而发生交通意外,导致康行动不人便,康对健生怨恨。不久,丁有康为冯世邦工作,丁有健极力反对,两兄弟关系破裂。丁有康与赵加敏(邵美琪饰)热恋,但为吞并冯世邦的财产,遂热烈追求其独女冯美欣(商天娥饰)。赵加敏知悉后,对康苦缠不休,却因此惹来杀身之祸。
丁有健终以真诚打动李华,二人遂发展感情。但是李华(周海媚饰)积极发展事业,加上丁有健替丁有康顶罪入狱,两人距离渐远。丁有健失意之际,其红颜知己倪楚君(刘嘉玲饰)从旁鼓励,健始知一直辜负了君的爱意。云姨怀疑赵加敏的死与丁有康有关,康为求自保,竟狠心杀害云姨灭口。丁有健得悉云姨死讯后大受刺激,几经追查竟发现丁有康为凶手。丁有康丧尽天良,更欲毒杀丁有健全家,丁有健之子因此丧命。
丁有健得悉中毒事件是丁有康主使,誓要将丁有康绳之于法。先假装信任丁有康并安排高职给他,后来安排丁有康出外公干时,故意令他乘搭的飞机降落马来西亚,并通知马来西亚警方将他拘捕。丁有康被捕后被控谋杀秀云,最后罪名成立被判问吊。楚君后来得知丁有康是儿子中毒身亡的主谋,认为是丁有健对有丁有康一念之仁所致,丁有健是间接杀害儿子的凶手,故一时不能原谅丁有健,决定随慈善团体到第三世界国家进行义务工作,不回香港。丁有健想挽留楚君,楚君表示若有缘十年后在他们结婚的教堂再会。楚君后来到肯尼亚当义工时遇上大地震,从此失踪,但丁有健坚信楚君会信守约定,十年后在教堂等待楚君出现。约定当日,丁有健在教堂从清晨等到午夜,楚君都无出现。午夜过后,丁有健体力不支倒下。一个神秘女子在有健身旁放下字条,之后离去。丁有健醒来,看见字条写着“君已死,请忘记。”

义不容情分集剧情

第1集
  20世纪六十年代初,丁永祥虽要肩负养妻儿的责任,但不肯脚踏实地,始终没有一份做得长的工作,还常抱一朝发达之念头,故嗜赌如命,将生活费输光。年初一,永祥仍未找到利是钱,答应其妻想亲戚借,却死性不改,整日流连赌档迟迟未归。芬芳不忍其子子建挨饿,被迫重操旧业,在街上作扒手,因而被涉嫌一宗谋杀案,被捉回警局质问。芬芳连夜遭受残忍逼供,加上她身怀六甲,更为凄惨。法庭虽安排一经验丰富大状朱小山为芬芳答辩,但因证人作假口供,对芬芳甚为不利,加上检查官冯世邦坚信芬芳为凶手,全力指证她。芬芳终因罪名成立,被判死刑,有待她分娩后再定刑期。

第2集
  芬芳绝望之余,惟悉心养胎,将毕生希望寄托在腹中的骨肉上。其后诞下儿子有康,被迫立刻送出监交与永祥,令她大为伤心。小山坚信芬芳无辜,施计引证人更改供词,为芬芳翻案,怎料世邦以他以不正当手段妨碍司法公正,拒绝给机会他推翻原判。永祥带有健与有康探芬芳时,向她忏悔以往过失。芬芳声言嘱他以后尽心抚养二子成人。小山在芬芳行刑之日,突然获悉真凶垂危消息,立带一太平绅士录取其证词,然后通知律政司终止行刑。芬芳绝处逢生,以为可以翻案洗脱罪名。怎料世邦以为证人作假口供,故捏造种种证据对芬芳不利。

第3集
  小山因改做证人,遂另聘一名御用大律师邱国忠替芬芳答辩。谁料国忠因家庭问题烦扰心间,未能集中精神处理案件,令小山对其信心大打折扣。在法庭内,国忠表现得无精打采,全部供词均被世邦驳回,终告败诉,令芬芳维持原判。永祥与小山大为失望。永祥带二子见芬芳最后一面,发现其精神已被折磨残透,且精神痴呆,全然认不出家人,令永祥大表伤心。永祥自芬芳被吊死后,未能面对打击,致神经失常,欲带有健跳楼自尽,幸被警员制服,永祥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股商李浩全得知有健和有康的身世,甚为同情,收养在其家中。原来浩全与秀云结婚多年未有所出,但非常喜爱小孩,因此除收养有健与有康外,同时亦收养了当时著名女星方红的私生女陈少玲,和因家境贫困而无力抚养的周志文,一家甚为幸福。可惜好景不常,浩全因脑充血突然病逝,家中顿失支柱,遇上了经济困难。秀云欲将健,康送往“儿童之家”,但不忍心抛弃二人,终带回家再做打算。

第4集
  秀云带子女赴澳门投奔全弟李立,却遭到冷言拒绝。秀云虽知以後生活艰苦,仍咬紧牙关,决心独自抚养四子女成人。二十年后,秀云一直在医院当护工,甚或虽然辛苦,但见子女们均长大,亦感安慰。 有健因年纪最大,被迫中途辍学帮补家计,但仍全无怨言,只希望弟妹有所成就。少玲预科毕业考不到大学,自觉能力有限,决定不再重考,到银行工作,助有健分担家庭责任。有健看到弟妹们均长大,且家庭经济能力转好,临时决定购买居屋,令弟妹雀跃不已。秀云事后知有健买楼,以为他不尊重自己意见而下决定,内心暗怒。知道一切后,并发觉子女们暗中安排替她庆祝生日,遂转怒为喜。有康终不负家人希望,考入香港大学法律系,秀云虽为他开心,但感到家庭开支比以前更多,使有健的压力更大,暗为他担心。少玲等凑钱为新居添置一部冷气机,以为可讨秀云欢心,反被她指责奢侈。其后经有健劝解下,明白子女心意,顿感开怀安慰。

第5集
  李立因早已生意失败,无力照顾来港攻读大学的女儿李华,遂求助秀云。秀云不计前嫌,终答应收留李华。李华本来已生性柔顺害羞,加上她得知其父当年对秀云一家态度恶劣,更感不安,形成经常冒冒失失,令有健等啼笑皆非。李华初见有康,已认定他为心中的白马王子,常不自觉找机会亲近他。有康则对她全无爱意,只知可乘此差遣她为他处理琐事。有康入读大学后,以自己的家庭背景而自卑,常在人面前故意表现出自己的优点,却被同学取笑。有康在大学中结识世邦之子耀明,耀明欲利用有康作为自己的跑腿,及后无意间让有康结识世邦,世邦对有康大为赏识。

第6集
  李华被劫匪抢劫,眼睛破裂,加上其父迟迟未把生活费寄来,令她身无分文,迫於午餐挨饿,终体力不支晕倒,幸被有健见到,送她晚年往诊所求医。有健交钱予有康,着他带李华配眼镜。李华见有康对自己关怀体贴,芳心安喜。有康听到耀明从世邦处得到的内幕消息,用助学金投资在一股票上,终获厚利,顿对世邦改观。有健青梅竹马的老友何日富一直对少玲有好感,虽然时常戏弄她,但由于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未敢表白。日富加入电视台工作,找到有健拍一个关於三个相同八字的人的命运,有件欣然答应。有健在特辑中结识富家女倪楚君与一有名时装设计家,发现彼此虽同一八字,但彼此际遇不同,顿感自卑。志文嫉妒李华入住其家后,抢去秀云的宠爱,时常刻薄戏弄她,李华终忍受不住离去。其后经有健等劝解,终跟有健回家。有健与有康参加世邦的演讲。世邦在演讲的过程中,提出一直以来以能证死芬芳的案件引以为荣,遂触起有健愤怒,当众侮辱世邦一顿。其后有健被有康制止,令演讲不欢而散。

第7集
  有康恐得罪世邦,立刻追上去向他道歉。有健见其弟为着名利,竟甘心与证死亲母的世邦攀上关系,大感不满。兄弟间起争执。耀明对有健含恨于心,竟以财势压大学食堂的老板,让他辞去有健。有健大表失望,只好日以继夜当的士司机维持生计。有健因继续拍摄电视特辑,而与楚君接触很多,发觉她虽是富家千金,但生性随和豪爽,没有架子,於是话甚投机,渐成好友。楚君幼年丧母,得其父倪坤视为掌上明珠,悉心栽培她成为上流社会中出类拔萃的人,可惜倪坤性格过于专横,而不理别人感受,由此引起楚君对他反抗之心。楚君表面看来似游戏人间性格,但内心空虚非常。当她遇上有健时,发觉他风趣幽默,常主动缠着他,令他啼笑皆非。世邦脱离司法界后,跟随表兄倪坤学习营商,却处处受倪坤阻碍,心中对倪坤不服。有康看到有健所拍的特辑,指责他在众人面前表露自己成就不如人,有健恼羞成怒,双方再起冲突。

第8集
  有康自觉不受家人谅解,决离家出走,暂寄住同学宿舍中。秀云大表伤心,归咎自己教子无方。李华在旅行社兼职导游赚外快,刚好遇有健新任旅游车司机,二人从此有更多机会接触。有康将全部助学金投资在美金上,以为有利可图,怎料港府突然发布港币与美金联系汇率制度,令他损失惨重。有康因放太多时间在投资上,以至疏忽了学业,导致测验不及格。其后他向教授求情,终答应他以一篇论文取代重考。有康利用李华代他收集资料。有康因不能继续在同学宿舍内居住,被迫低声下气向有健求原谅,要求搬回家住。秀云等不计前嫌,一家和睦如初。有健与李华相处日久后,对她渐有好感。欲向她展开追求,怎料其后他发现李华独钟于有康,大表失望。楚君与邮件逛街时,偶遇旧男友扶妻携子,甚为伤心。原来当年倪坤嫌其男友贫穷,竟以巨款引其男友离开楚君,令她万分伤心。

第9集
  世邦在倪氏集团周年纪念酒会上,当场宣布其子耀国跳巢往佳美公司,并声言将计划收购倪氏集团,令倪坤大为震怒。楚君得其父安排下,结识世交之子黄国基,受到国基殷情追求,令她受宠若惊。世邦以高薪挖取倪氏集团大部分员工。倪坤物理应付危机,急召与填房淑芳所生的儿子俊杰中途停学回香港,力挽狂澜。有健发觉有康只将李华当作女佣看待,看不过眼,再与他发生争执,因而疏忽驾驶,混乱中撞车,连人带车掉下山坡,二人同时受伤。有健与有康被困在山坡下,呼救无援,幸遇上骨科医生刘伟刚与其医科学生女友赵加敏,替二人急救后送医院。

第10集
  有康伤势未愈,却参加系际游泳比赛,发现痛楚非常,其后经伟刚诊断,表示他从此行动大不如前方便,令他大受打击。有健获悉有康伤势后,深感歉疚。有康不时对他大发脾气,对其尊重大不如前。楚君在国基热烈追求下,虽对他无爱意,却被真情所动,终糊里糊涂答应与他订婚。怎料到婚礼前,楚君三思後悔婚,因而与倪坤大吵一顿。有康在留院期间,被加敏的美貌所吸引,对她展开热烈追求。其实加敏与伟刚由青梅竹马至发展成恋人,感情要好,故对有康不加理会。有健为讨好有康,安排他与李华看演唱会。有康刚巧遇上加敏与伟刚亲热,当场大表失望,李华冷眼旁观,心里不是味儿。

第11集
  有健体谅楚君对国基无爱意,仍劝她向国基道歉,但国基当场侮辱楚君一顿。倪坤对楚君悔婚之事大感丢脸,严厉指责楚君。楚君自觉受委屈,一怒之下离家出走。有康常找机会接近加敏,但往往有伟刚在场,加上危刚因深爱加敏而过分紧张,令有康不便向她展开追求。楚君欲过独立生活,却舍不得昔日豪华生活,对新环境未能接受,大表激动。其后得有健支持与鼓励下,精神稍觉平静。有康脚伤修养多月,至功课赶不上,终不能升级,大表失望,将满腔怒忿发泄在有健的身上。有康乘学校假期,不趁空闲温习功课,竟到佳美集团充当兼职,令有健大为反感。

第12集
  有康失意之际,遇上加敏,有机会向他诉说内心抑怨,加敏好意劝解,令彼此间感情大增。有康在同学们组织的露营中,向加敏大献殷情,令伟刚醋意大生,向有康暗示警告,有康不加理会。有健见李华仍对有康情有独钟,但有康却毫不珍惜她的感情,替他不值并劝解她,令场面尴尬不已。楚君受有健启发后,逐渐认清人生目标,决定与友人合资开时装店,让生活有所寄托。有康为参加佳美集团周年餐舞会,临时啦李华来充当其舞伴,并着她恶补舞步。李华满怀高兴之余,因操劳过度而扭伤脚,不能参加舞会。有康乘机着她代邀请加敏为其舞伴,令李华感到不是滋味。

第13集
  有康自单独与加敏相处以后,彼此话甚投机,借伟刚出外公干时,常争取机会约会她。李华购了戏票,欲约有康看时,有康借词推搪,却转头拿了戏票给机敏看,令李华更表心酸。楚君不值有健空等待追求李华的机会,乘机代他向李华示爱,令李华尴尬不堪。另一方面,有健发觉楚君私自代他传达心意,大表不满。倪坤虽挂念楚君近况,但疑於自尊心强,不肯主动找她回家。俊杰看出其父心意,代要求楚君回心转意,但楚君借词事业未成,未肯就此回家。有康费劲心机替公司搜集发展资料,却未被上司重用,心有不甘,趁机向世邦表达意见,被他接纳,令有康受宠若惊。楚君在生活上遭人欺骗,经济限于困境,迫於向倪坤求助,却遭倪坤刻薄指责一顿,令她目尊大损,含泪离去。

第14集
  楚君得有健鼓励下,终挺起胸膛面对困难,一改以往嬉戏度日的态度,到处寻找工作,令有健大感安慰。伟刚公干回家后,发现加敏与有康关系比以前密切,暗生疑心,欲试探加敏,引起她不满。楚君在杂志社找到工作,一时未能改变千金小姐的脾气,为同事们引为笑柄。其后得有健督促鼓励下,改去不少陋习,表现得积极认真。李华终醒觉对有康之爱难有结果,伤心失望之余,决黯然搬离秀云家,令有健亦感不安。伟刚怀疑加敏暗中与有康发生感情,欲干涉其自由,阻止二人发展下去,反令加敏反感,刻意逃离与他见面。

第15集
  少玲一直热爱表演行业,却被秀云反对。其后她终忍不住诱惑,暗中要日富安排试镜,被录取入艺员训练班,迫于向秀云求情。秀云见她意志坚定,终答应让她一试。有康自觉工作上的发展比学业为大,决定放弃学业,专心在佳美集团工作。李华临搬出秀云家时,突告抱恙,得有健悉心照料,令她察觉到有健的真诚,大感矛盾。日富在电视台工作的不愉快,有意投考惩教署工作,而有健渐见有康开始为家庭经济支柱后,自己似不再受家人尊重,决跟日富投靠,以图干一番事业。楚君与有健相处一段时间後,对他渐生爱意,奈何他已对李华心有所属,惟将感情埋于心底。

第16集
  华搬离秀云家后,虽不舍对有康之情,但仍能收拾心情,寄情于学业。伟刚再不能忍受加敏若即若离的态度,强迫她答应与他结婚。加敏顿觉伟刚蛮横无理,拒绝婚事,令二人间感情破裂。伟刚大受打击,在一次施手术时,更精神崩溃误事,终被医院革除职务,与家人离开香港。 楚君在有健鼓励下,在事业上奋发图强,甚获上司赞赏,令她自信心增强。加敏对伟刚之事大表内疚,有康从旁悉心劝解,令加敏重新振作。有健与日富考入惩教署后,饱受教官严格训练,令二人透不过气来,但仍下定决心挨下去。

第17集
  康乘加敏空虚寂寞之时,向她展开痴缠追求,令她芳心大动,终接纳有康的感情。有健因年龄比一般学员为大,体力不够,恐会被学堂中途淘汰,故加倍刻苦操练,令日富等大表佩服。有健放假三日,月推掉楚君的约会,在学堂内操练,令楚君大失所望。 众学员参加体能测试时,有健差点不及格,幸同学们替他打气,激发士气,成功通过中期测验。楚君欲安排和有健一起庆祝生日,借词表露爱意,怎料他临时与同学去澳门。其後她跟随去澳门,以图给他一个以外惊喜。有健在澳门偶遇李华,一起痛快游玩一日。李华见有健对自己痴心一片,终不顾学业高低的问题,决与他发展感情,并鼓励他发奋,令有健大表雀跃。楚君在酒店苦侯有健一日,终发现他与李华一起,状甚亲密,令她黯然神伤。

第18集
  耀国惹上一桃色事件,被一女友找上公司,刚巧世邦在场。有康助耀国解围,耀国对有康投下甚佳印象。秀云眼见有健终能提起勇气追李华,且夺得其芳心,亦替他安慰,劝二人珍惜此段爱情。 有健带李华到楚君家。楚君面对二人情神款款状,倍觉心酸,但仍要强颜欢笑。有健继续接受训练,却遇着一位极之严厉的教官,受到艰辛的操练,再加上教官不留情面当众批评他,令他自尊受损,决咬紧牙关完成此训练课程。楚君从一经纪口中得知,世邦正密谋发动另一次收购倪氏股票,担心不已,立即知会倪坤,反被他出言讽刺,令她激愤莫名。世邦乘倪坤召开股东大会时,故意闯上倪氏,声言再接再厉展开收购战,并在各股东面前直指倪坤管理企业方式过时,令倪坤大为震怒。

第19集
  倪坤获悉世邦在市场上一高价抢入倪氏股票,终能夺得控股权,令他大受刺激,旧病复发。楚君立回家开解老父,父女俩始前嫌冰释。俊杰主张出售倪氏其下部分产业,借此套现保持实力,但倪坤声言出售祖业后会影响倪氏声望,坚决反对。俊杰必须再谋对策。有健与日富在监狱实习时,遇上两帮囚犯打斗。二人阻止时受伤,被送入医院救治。 楚君饱受失恋之苦,借酒消愁,向俊杰大吐苦水。其后得俊杰鼓励下,终能替起劲为挽救倪氏而努力。俊杰查出耀国在一宗商业交易中,曾使非法手段,遂掌握证据威胁世邦停止收购倪氏。耀国恐被起诉,央求世邦取消收购行动,但世邦坚持原则。耀国于是暗中出让倪氏股票,破坏其父计划,令世邦大为愤怒。倪坤喜获重得倪氏控股权消息,大表雀跃,决赠一新车给俊杰。 有健结业时,考获优异成绩,李华、楚君等参加其毕业典礼。

第20集
  耀国约俊杰至一停车场,问他索回犯罪证据,一怒之下痛欧俊杰一顿。其后有康强拉耀国走时,不慎以车撞倒俊杰,不顾而去。当俊杰被发现送往医院时,已证实不治。倪坤等惊闻噩耗,悲痛欲绝之余,决心找出凶手为俊杰报仇。有康与耀国闯下弥天大祸,让他毁车灭迹。其后有康发现遗下一打火机,恐会被拿为追查线索,向耀国求助。怎料耀国置身事外,欲以巨款引诱有康顶罪,令他大感矛盾。有康畏罪潜逃,临行前施计骗有健代为顶罪。有健乃念手足之情,切以为普通交通意外伤人案,答应代他认罪。楚君得知有健撞死俊杰,倍感悲痛,虽不相信有健有心谋杀俊杰,但仍不禁与有健反面,二人关系大不如前。有健被警方盘问后,发现此案以外涉及恩怨成仇,被列为谋杀案处理。有健始知一直被有康欺骗,大感气愤。

第21集
  世邦与耀国到灵堂拜祭俊杰。楚君见耀国表现不安情绪,暗觉疑惑,连忙向有健追问内情,始揭发有健代有康顶罪之事,劝有健挺身指证有康。有健向家人透露有康所为,并声言不再为他顶罪。有康以家人经济威逼,有健不为所动。有康走投无路之下,竟狠心离开香港。有健不忍有康前途尽毁,在法庭上承认控罪,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两年,家人均替他不值。楚君明白有健苦心,代他向倪坤求谅,但倪坤误会楚君因钟情于有健,偏帮外人,父女再起冲突。有康回港后,因家人皆不值所为,合理排斥他,令他甚为难受。 有健入狱后,因看不惯恶棍杜金水欺压彭济、刘中正及华龙等,与金水发生冲突。金水对他怀恨于心,施计陷害有健,害他被收押水饭房,刚巧遇上日富被调守该狱,二人相遇别有一番滋味。

第22集
  有康在世邦的公司连番升职,但距离自己的目标尚远,遂苦思计策以求飞黄腾达。 一日,金水在作苦工时,不慎跌落一泥坑,被泥埋住。有健奋不顾身相救,令金水大为感动,二人终破除误会,从此建立深厚友谊。倪坤饱受亡子之痛,度感绝望,借酒消愁,致旧病复法,被送入医院。 倪坤对有健怀恨於心,收买监狱中黑帮围殴他一顿,幸金水经过制止,有健免受重伤。楚君看不惯其父所为,吐出真相,令倪坤再受刺激,着楚君搜集世邦父子的罪证,为俊杰报仇。有健结识了彭济等一班因商业犯罪入狱的事业人士,彼此吐露入狱因由,顿成好友。少玲艺训班毕业后,获得在即将开拍的长剧中试镜,令她战战兢兢。

第23集
  倪坤因多年前曾贿赂承建商,被廉署控告,忠告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两年。少玲因忙碌电视台工作,常至很晚仍未返家。秀云以为他受不住物质引诱而学坏,向她表露不满神色,令少玲大表难受。日富同情少玲代向秀云解释。秀云自觉多疑,临时参加少玲的艺训班结业礼,令少玲喜出望外。秀云见少玲可能受其母方红遗传影响,醉心于娱乐表演,但恐她再步其母后尘,遂将其身世全盘托出,以为警戒。原来方红为五十年代红星,窜红之时,发现有身孕,暗中生下少玲后,交托秀云抚养。下嫁南洋富商后,息影移民外地,一直未与秀云联络。恰时方红因丈夫死去,且不善理财,生活出现问题,被迫回港复出,与少玲在剧集中分饰母女。少玲一时冲动下,向方红表明身份,令方红大为震惊。倪坤入狱后,因不忿受苦,向狱警大发脾气,反遭人取笑。淑芳暂代倪坤之职打理倪氏生意,心感无力,要求楚君辞去杂志社职务,合力打理业务,可惜倪坤仍不信任楚君,坚拒让她假如倪氏,令楚君对家庭完全失去归属感。

第24集
  李华因李立与家人发生争执,迫于接他来港居住,因而增加她的生活负担。少玲初时并未能接受方红自私的性格,逃避与她亲近。其后终体谅其悲惨遭遇,答应在不公开的环境下维持母女关系。金水等因不满倪坤心高气傲,合计攻击他。有健看不过眼,阻止金水等继续欺负倪坤。倪坤虽得知有健并非杀俊杰真凶,但仍对他无多大好感。其后得有健爱狱中处处照顾,大为感动,与他发展友谊。方红有意补偿当年对少玲不负责任的所为,处处为她设想。另一方面,少玲亦深受其母影响,更懂得追求名利之道。有康为求进一步牵固在佳美的地位,且知道耀国对少玲有非份之想,借此拉拢二人结识。少玲亦乐得借此宣传自己。

第25集
  方红欠下贵利赔偿。少玲助方红还债,迫于向有康求助。有康借此游说少玲为耀国的情妇,少玲无奈答应。秀云无意中发觉少玲为钱甘做耀国的情妇,大为震怒,声言与少玲断绝关系。其后方红亲自向秀云求情,仍未改变其原则。有康为平息秀云的怒意,以为给她一笔巨款作赔偿,但秀云拒绝接受。彭济因女儿预科毕业后,开始踏足社会工作,但因资质能力所限,无甚所为。有康欲提携他在佳美工作,却被秀云强烈反对。志文的亲生父母当年到日本工作,因秀云曾搬家多次,故彼此失去联络。多年后,文父回港,欲登报寻回志文,果被志文看到,主动联络父母。志文与家人团聚后,与兄妹格格不入,反被认为另有企图,施以白眼。志文大受打击,决离开父母,找出人头地之法。志文终经不起有康拉拢,决入佳美跟随耀国,令秀云大受刺激。

第26集
  秀云对于有康与志文为虎作伥之事,一直大力反对。有康因与秀云发生争执后,竟拉拢志文搬出秀云家,令秀云倍感孤独。有健刑满前夕,对前途顿生彷徨之感,再加上恐怕倪坤缺乏照顾,内心矛盾不堪。有健出狱后,眼见家人已给有康弄至支离破碎,大表伤心,而秀云因拒绝有康经济上的帮助,退休後做粗重工作,有健决收拾心情重找工作,独自照顾秀云。加敏计划陪其母到马来西亚与父团聚,着有康跟她往该地发展,但有康自觉刚开始在佳美攀上高职,不舍放弃多年心血。加敏只好改变主意继续留港。有康见有健生活艰辛,欲安排他另干高职,但有健坚拒接受。楚君与有健重逢,内心矛盾不堪,加上她发现有健计划与李华结婚,倍感心酸。世邦独女美欣自外国学成归来,替父打理业务,她生性心高气傲,虽对有康颇为赏识,但表面却时常刁难,令有康大感尴尬。

第27集
  耀国在一会所晚餐时,遇见有健充当伺应生,顿怒或中烧,着有康通知餐厅经理辞去有健,令有健对有康积怨更深。倪坤出狱後,见楚君比以前沉实成熟许多,内心顿感安慰。有康一直努力,虽得到世邦重用,却始终被视为外人,遂决定追求美欣,欲与世邦拉上关系,终得偿所愿,美欣接受有康。有康忙於讨好美欣,因而冷落了加敏。加敏对他生怨言,令有康开始感到烦厌。李华不忍父母分隔港澳两地,答应租一层楼,接母亲来港定居,但增添了她与有健的负担。有康被加敏发现与美欣的感情,不惜牺牲与加敏的感情,向她提出分手。加敏伤心欲绝,意欲引退,偏偏此时才发现怀了有康的身孕,内心彷徨不堪。

第28集
  加敏自觉已泥足深陷,迫有康与她结婚,否则便向美欣坦言二人关系。有康苦恼之余,假意答应婚事,并答应与加敏往马来西亚见其家人。康、敏到马来西亚后,欲临时悔婚,遭加敏强烈反对。有康只好勉强向加敏的父母提亲,家人均大表欣喜。有健机缘巧合下重遇金水,获悉其友人有一大排挡出让,激发起他雄心,可惜筹不足资本,苦恼不已。其後的楚君暗中相助,遂展开其事业。加敏发现有康仍常与美欣通电话,内容缠绵不堪,醋意大生,迫有康立刻向美欣宣布二人婚事,有康不加理会。其后有康受加敏的舅父恐吓,终不敢再提与加敏分手之事。加敏伤心之馀,竟萌轻生之念,刚巧有康赶至,美言相骗,令她对有康重获信心。

第29集
  有康为逃避加敏的束缚,竟骗她写下遗书,然后谋杀他,尽设计造成其自杀的场面,将责任推在加敏身上。秀云惊闻加敏死讯後,大表失望,回想加敏临死前,曾与她通过电话报喜,态度欢喜非常,遂对其自杀的动机暗起怀疑。有康回港后,凭着美欣的推荐,受到世邦的重用,令耀国大表嫉妒。少玲自与耀国接触日久,对他渐生爱意,可惜耀国向贪新忘旧,对少玲渐失去兴趣,宁另觅新欢,令少玲大受打击。有健新铺开张,因受门口修路工程影响,生意不佳。楚君替他向传播界投诉,蒹收宣传之效。楚君受到上司Herman追求,虽感到他是可取的男友,但不舍对有健之情,婉拒其感情。

第30集
  有康为求扶摇直上,向美欣求婚。美欣被其所感动,终答应婚事。有康邀请有健与秀云等出席其婚礼,但二人看不惯其忘恩负义所为,拒绝参加。李华大学毕业后,开始发展其事业,与有健距离渐远,二人常起争执。秀云操劳过度病倒,被送入院留医。李华因公事忙碌,未能抽空照顾秀云,令有健大表不满,楚君体谅李华苦衷,悉心照顾秀云。有健见李华被同事追求,遂渐激起其自卑心,于是逃避李华,令二人间感情冷却下来。楚君见李华未能抽空为有健庆祝生日,提出与他对饮庆祝。当李华连夜赶至时,发现二人烂醉如泥在一起,醋意大生。


第31集
  李华自觉公务缠身,未能抽空陪有健,恐耽搁下去,会另二人间感情烟消云散,竟一时冲动主动向有健提出婚事,有健惊喜之余,着手筹备婚事。 楚君接到有健的请帖时,大受刺激,但仍强忍内心痛楚,强颜祝贺二人。有健结婚前夕,无意中从李华给好友的录影带中,发现她坦言与有健间距离渐远,并声言她只为报有健之恩而提出婚事,令有健大表失望。有健恐勉强与李华结婚,会阻碍其前途,竟在举行婚礼当时,临阵退缩,让楚君代传取消婚约之话,令李华大受刺激,因受不住众亲友的歧视眼光,终含泪走出教堂。有健欲向李华道歉,却未能获得谅解,被李华拒于门外。 李华饱受打击后,终提起精神,寄情于工作。少玲发现耀国追求新欢,向他质问,反被他羞辱一轮,自尊大损。

第32集
  李华与一班同事消夜,刚巧光临有健的大排挡。李华尴尬之余,乘几分酒意故意与男同事亲热,令有健甚为难堪。有健空虚之馀,借酒销愁,刚巧遇着楚君,向她大吐冤屈。楚君投以无限慰解。 李华被一已婚同事追求,却被其妻发现,怒闯办公室找李华晦气,令李华更感颜面无存,回家痛苦一顿。少玲发现自己已有身孕,加上与耀国闹得不愉快,顿感生无可恋,萌轻生之念。有健获悉李华被调往马来西亚分公司工作,欲到机场送行时,突接到少玲自杀消息,立赶往医院探个究竟,幸少玲获救。少玲自杀消息外泄,被众记者包围采访,令她精神大受困扰,幸得方红圆滑应付,才平息风波。有康康看不惯耀国的所为,往告戒他,反被耀国以为他恃宠生娇,迁怒于志文的身上。

第33集
  少玲受不住精神困扰,欲再跳楼自尽,幸楚君从旁劝解,使她改变初衷,面对现实,决意退出娱乐圈,将腹中骨肉生下来抚养成人。方红被其所动,答应承担少玲母子生活费。有康不想志文被耀国戏弄,欲将他调回自己的部门,怎料耀国存心为难有康,坚决将志文留下。有康不便与他正面冲突。 有康辛苦为世邦写一份计划书,却被耀国恶意抽起其其中几页,令世邦对有康留下不良印象。有健的大排挡受街道重建的影响,被迫迁往一偏僻地方。有健不想继续经营,宁跟随友人到中东另行发展。有健从金水口中,得知楚君一直帮助他经营大排挡,自觉欠她太多人情,将政府赔偿金转还给她,令楚君感到心意白费。有健要拆掉亲手经营的大排挡,大表伤感,与楚君对饮消愁,迷糊中与她发生关系,内心忐忑不安,但楚君反装作若无其事。Herman自觉未能夺得楚君芳心,却不值有健蒙在鼓里,私自向有健说出楚君对其爱意。有健如梦初醒,感到一直辜负楚君的感情。有健离港前,不忍放弃楚君的感情,突改变初衷,决继续留港发展。楚君惊喜之余,以为有健一时意气,反刻意逃避有健的追求。

第34集
  有健为建立楚君的信心,在家附近另找一铺位,与她合伙经营“君健饭店”,以求安稳平淡的生活。楚君大表赞成。少玲失意之际,受到日富的鼓励与开解,令彼此间重新建立深厚的感情。“君健”开张之日,志文在公司大大宣传。美欣为挽回有康兄弟的感情,让志文送一花篮道贺,并要求与有康往光顾,但有康坚决拒绝前往。倪坤出席“倪氏”一大型度假村开幕招待会,被记者们问及其公司商业丑闻之事,大表尴尬,幸楚君在场解围,令倪坤对楚君另眼相看。楚君驾车不慎撞倒有健在狱中好友的刘中正。中正要求楚君赔医药费,被楚君以为乘机敲诈,双方争持不下,刚巧有健至,替二人解围,并拉拢中正加入自己的铺头工作。少玲早产诞下男婴,日富替她欢喜之余,向少玲暗示愿意承担抚养母子二人的责任,但少玲不想拖累日富,劝他另寻理想对象。

第35集
  世邦与数大集团合作投办有线电视,并委任有康为统筹经理。耀国不服,向世邦大事理论,反被世邦教训一顿。倪坤眼见“佳美”发展神速,心有不甘,欲重振“倪氏”声势跨越“佳美”,可惜年老无力,终答允楚君所求,批准有健助他打理业务,怎料有健自觉学识不够,坚拒接受好意,令楚君大为失望。“君健”分店开张,美欣强要与有康光顾,以图与有健打好关系,但当兄弟二人见面时,如同陌路,令美欣白费心机。有健因一大厨被一酒楼以厚薪拉拢跳槽,面临人手短缺,大感烦恼之际,忽然灵机一动,将饭店改装成为火锅店,着中正向传播界大事宣传,果收意想不到的佳积。志文结识一女友林秀文,向她展开追求,但秀文早被夜校戚老师看中,向她大献殷情,令志文大感气结。

第36集
  秀云退休後在一老人院充当义工,但老人院因经费不足,面临倒闭,秀云爱莫能助,美欣了解其心情,以有康名义捐款予老人院,果能打动秀云与有健,令一家人和好如初。楚君见有健日以继夜为“君健”辛劳,偶然帮手招呼客人,倪坤认为有失身份,阻止楚君出铺工作。秀云获悉惠蓝因眼病入院治疗,决到马来西亚探望她,顺便游玩一番。美欣乘有康到新加坡公干後,安排他取道马来西亚与秀云会合,借此消除二人间隔膜。彭济出狱后,终日无所事事,到“君健”贪饮贪食,被中正取笑。有健赏识其才华,收纳他为铺头工作。秀云在大马顺道探望李华,彼此尽诉别离情,背喜参半。秀云住在加敏生前旧居,无意中发现她遗下书信,得知她生前遭受有康玩弄,并怀着有康的骨肉,连忙质问有康,但发觉他所言与加敏的遗书有出入之处,令她暗暗怀疑。

第37集
  有康恐秀云会将遗书之事泄露给惠蓝,将秀云接到一酒店暂住,并订下机票与她回港,怎料秀云临上机前,声称遗书留在酒店内,以试探有康。有康恐落在惠蓝手上,果然大表紧张,立赶回酒店寻找。有康赶回酒店,发现已入住他人,硬闯房内找寻遗书,不果,却与房主大吵一轮。有健等重遇苏华良,决意合股扩充火锅店生意,欲向银行贷款,未被接受。其后倪坤得知有健苦状,暗中疏通银行助有健发展事业。秀云带有康至一僻野,以遗书威胁有康说出真情,有康果和盘托出,令秀云大为愤怒,声言要将有康绳之于法。有康恐受法律制裁,竟狠心杀秀云灭口。有健见秀云迟迟未返港,向惠蓝与有康查问,发现秀云失踪,立赶往马来西亚查个究竟。有健几经调查下,发现当日有康与秀云硬闯酒店房间的秘密,始知事有蹊跷,立找李华合力追查线索。加敏的舅父从机场领回秀云的行李,发现内藏加敏的遗书,始揭发加敏与有康的秘密,顿联想到与加敏,秀云之死有关,可惜苦无证据,欲立刻回香港质问有康。

第38集
  有健一日无意中从一扒手身上,发现秀云所带的玉镯,欲穷追扒手追问,刚巧遇着戒严。李华恐怕他会遭遇危险,连夜四处找寻他,二人终能相遇,互诉别离情。有康在“佳美”创下佳绩,受世邦的赏识,提拔他入董事局,众人替他高兴,但他因秀云之死仍留下阴影,内心忐忑不安。有健得警方协助下,捉拿扒手盘问一顿,始揭发秀云被杀埋屍荒野,令有健悲愤不已。有健抱着秀云的骨灰回港,立即与有康理论,但未能迫他供出罪证,况且有康假装大受刺激,令家人难以相信为有康所为。有康获悉有健手持加敏的遗书回港,大表心虚,但未有机会抢回,顿感惶恐不安。

第39集
  有康往灵堂拜祭秀云,被有健阻止,二人大吵一轮。有健饱受打击,因而忽略了火锅店生意。楚君等亦大为谅解。美欣见有康因涉嫌与秀云被杀之事有关,被国际刑警传去问话,加上揭发当年有康与加敏的一段往事,对有康的言行大起疑心。华龙见火锅店有利可图,暗将其名下股份转售另一火锅店,并强要“君健”的名堂。有健无心争斗,只好顺从其奸计。有康被带上法庭,几经盘问后,由于证据不足,不须接受引渡马来西亚受审,令他如释重负。志文不值有康的所为,决意辞职“佳美”,与他大吵一顿后,竟一时冲动一开信刀刺伤有康。

第40集
  世邦经连一串事件后,对有康大失信心,欲将大权移交耀国与耀明的手上,可惜有康独揽有线电视的计划,世邦投鼠忌器,打算待计划成功后,将其大权削去。美欣想到有康的所为,大感恶心,提出与他离婚,有康坚拒接受,令彼此关系恶化。志文出庭被审之时,有康恶意诬告他,令志文大为愤怒,当庭辱骂有康,其后志文重重获自由。志文情绪低落之际,突接秀文移民消息,令他再受打击。有康发现耀国招兵买马建立自己的势力,欲向世邦投诉,但世邦却置诸不理,顿感事有蹊跷,暗中为自己前途打算。

第41集
  有康知道美欣有身孕,欲乘机向世邦辞职,威逼他交回大权。怎料美欣决意打掉胎儿,而世邦更在董事会内答应有康的辞职,令他束手无策。有康自离开“佳美”,彷徨无计,欲借骨肉打动美欣,挽回昔日权势,但美欣不受所动,还让有康立刻与她办理分居手续。有康与美欣上耀明的律师搂签字时,欲尽最后努力感动美欣,不果,有康开始对美欣产生怨恨之情。倪坤发现自苏华龙接手“君健”后,经营不得其法,生意一落千丈,立刻停止对“君健”的担保,令华龙经济陷于困境,欲以低价转卖予有健。有健以德报怨,答应顶让“君健”。楚君渐感到倪坤虽外表严肃横蛮,但内里却对家人关心照顾,对他渐为谅解,自愿搬回倪家居住,一家和乐融融。

第42集
  有康乘美欣产子后,以骨肉勒索冯家巨款,令美欣对其绝望非常,终日酗酒度日。世邦睹状大表心痛,决以法律途径助美欣抢回儿子的抚养权。有康利用“佳美”的名义,在商界招摇撞骗,被世邦发现,登报与他断绝关系,令有康大为愤怒,誓要向冯家报仇。美欣夜深带着几分酒意回家,欲抱儿子饮水时,不慎坠下楼梯,令婴儿受伤。另一方面,有康原来已暗中聘请私家侦探拍下照片,以次证据再勒索美欣,令美欣再受打击,健康大受影响。世邦不甘被有康欺弄,使人痛殴教训他一顿。有康更表愤怒,再向美欣勒索巨款,美欣为息事宁人,答允有康要求,但已心力交瘁,终因心脏病发而死。美欣出殡后,有康以其合法继承人身份接收其名下物业与“佳美”股票,众人大呼不值。李华回港度假。立刻找到有健聚旧,但彼此难复当年感情。当李华知道有健与楚君佳期近时,不禁黯然神伤,决与父母到马来西亚定居。

第43集
  健自觉经济基础渐告稳定,向倪坤提出与楚君结婚。倪坤大表赞成。李华离港当日,有健未暇送机,甚感不安。其后当他知道李华一家所搭的飞机失事,生死未卜,令他焦躁不安。有健千辛万苦查出李华侥幸生还,被送入院急救,稍感安心,立刻赶至马来西亚探望李华。楚君一阵失落,醋意涌上心头。有健赶路途中,收到航空公司交来李华在临撞机前写下的书信,表示对有健之情仍未忘,令有健难过万分。有健到达大马医院时,发现李华因脑部受严重震荡,一直昏迷不醒,遂不停在她耳边细说当年往事,意图刺激她恢复知觉。有康与友人合资酒楼生意,大量出售手上“佳美”股票套现,令股价大受影响,世邦大为愤怒。

第44集
  中正等抢着与有康的伙伴达成合作经营大型酒楼的协议,务求排挤有康于局外。有康闻讯大表愤怒,对有健怀恨更深。李华经医生诊断后,发现内藏严重积血,须立刻施手术时,可惜她早已生无可恋,拒绝接受手术。其后得有健息心照顾与劝解下,对生命恢复希望。有康倾囊投资股票,刚巧遇着八七年股市风暴,一败涂地,竟串通友人绑架自己的亲生子,向世邦勒索巨款。世邦无奈答应匪徒所求交出积款,却预先在钞票上染色,令有康等人的手沾上颜色。当二人得手逃走时,刚巧遇上警察,被截查身份。有康心虚逃走。

第45集
  有康之同伴被警方拘捕,供出有康为绑架案的主使者。警方连夜通缉有康。李华伤愈出院,有健接她到方红家休养,并聘请私家看护照料她,李华空虚寂寞之余,仍当有健为亲密男友般对待,苦苦痴缠,令有健大感矛盾。有康为逃避警方追缉,藏身在一公寓内,因而结识了阿镖,编说故事利用阿镖助他屈蛇离开香港。有康苦无盘川,竟到红家威逼少玲交出巨款,并挟持其子迫少玲就犯,刚巧有健至,彼此混战一轮,有康以刀挟持李华逃出生天。

第46集
  有健为救李华,穷追有康不舍,混乱中有康不慎滑落升降机槽,但极力捉着有健的手不放。有健回想到他的种种卑鄙行为,竟放手让他坠下地窖,有康终伤重被送入院急救。有康被困拘留病房,有健往探望他,大表内疚不安,加上有康视他为仇敌,令他难过不堪。李华重伤後倍感孤寂,视有健为唯一亲人,当她眼见有健与楚君亲热状,醋意大生,故意痴缠有健,令楚君大为感伤,拂袖而去。楚君感到李华比自己更需要有健,甘愿忍痛退出此三角关系,但另一方面,李华不想拖累有健,竟萌轻生之念,幸少玲等及时阻止。有健周旋于两段爱情中,矛盾不堪。李华向有健表白心意,声言对他不能忘情,但有健表示不能辜负楚君一番情意,决与楚君依期结婚。李华大表失望,惟黯然祝福二人。

第47集
  李华参观有健与楚君的婚礼后,触景伤情,大表失落,乘家人外出赴喜宴时,独自缅怀过去,黯然自尽。有健在酒楼设宴时,突接李华死去消息,大受刺激,一改常态独饮消愁,众亲友大表称奇。楚君惊闻此事后,亦大表伤心。有健与楚君到日本渡蜜月时,仍未能忘掉李华之事,终日愁眉苦脸,楚君大表扫兴。 有康被控绑架亲子罪名成立,被判入狱。其间有健事业上扶摇直上,“君健”迅速发展为一多元化大集团,而更出任“倪氏”的董事,替倪坤打理公司井井有条,令倪坤在受到亡妻之痛时,仍老怀安慰。楚君乘与有健结婚周年纪念日,要有健陪她往产前检查,可惜有健未能抽空,怎料有健连夜安排与她庆祝,令她喜出望外。世邦经营投机生意不得其法,令“佳美”面临收购危机,有健在商言商,决收购“佳美”部分股权,助世邦度过难关。

第48集
  数年后,有健偶遇有康,眼见他境况凄凉,顿起同情之心,安排他在一酒楼工作。 有康工作之时,尽受同事间奚落,大表气愤,决心发奋图强,伺机向该批人显颜色。日富照顾少玲母子多年,在志文与秀文结婚后,终提起勇气向她求婚,可惜少玲仍坚持不想拖累日富,婉拒所求,其后经家人撮合下,二人终成美眷。有康乘少玲摆婚宴时,送一礼物给二人。少玲念在兄妹一场,邀请她入席,令有健大表不满。有康对有健怀恨于心,欲利用一神智有问题伙计阿旺毒杀有健一家,图以胞弟的身份承受其兄遗产,幸有健与楚君逃过大难,而其子则告夭折,令楚君大受刺激。警方调查下,断言阿旺神经错乱下毒陷害有健,令有健半信半疑。

第49集
  有健无意中发现有康曾在其家内安装偷听器,顿时推想到有康的阴谋,故意安排他在公司任高职,借此试探及搜集其不轨证据。楚君不明白其用意,大力反对无效,精神大表失落,惟寄情在孤儿院义务工作上。 有健为发展海外事务,安排有康出任澳洲总裁,令他喜出望外。但当二人临起程时,有健施计阻延有康到机场的时间,被迫改搭下一班机,但中途必须在马来西亚加油,令有康顿感忐忑不安。当飞机降落马来西亚机场时,有康发现被加敏的舅父领一半军警包围,顿明白到有健的计划,知道有健故意引他到马来西亚正法,令他大为愤怒,立刻以碎玻璃挟持有健,终被警方制服。楚君知道有健原早布下圈套引有康落网,认为其子间接被有健害死,一时未能接受有健决离家出走。

第50集
  有健找到楚君,哀求她回心转意,可惜楚君去意已定,决定与他离婚,跟教会到埃塞俄比亚做救济工作,令有健大表伤心。楚君临行前要求与有健离婚,有健不肯,楚君声称有健若能等她十年,才再作打算。有健听到有康罪名成立,将被判死刑,立赶往马来西亚见其最后一面。当他眼见有康将间接死在自己的手上时,大表内疚,矛盾不堪。有康临死前要求见其子一面,着有健代为安排。世邦本反对,其后感到因果循环,加上耀国患绝症将死,令他看透人生,于是答应有康所求。有健应邀出席一电视节目,回想起当年拍电视特辑而结识楚君,感慨良多,究竟有康会否在马来西亚执行死刑?有健等楚君十年后能否破镜重圆?


香港电视剧《义不容情》评价
TVB出产的时装家族情仇剧,到《义不容情》时已是一个高潮:该剧承接了《流氓大亨》的成熟模式,同时也启发了更多的同类型经典剧集(《新京报》评) 。20世纪80年代末,正当观众批评香港电视剧的质量每况愈下时,《义不容情》的出现,令观众对港产电视剧重新恢复了信心(千龙网评)。
20世纪90年代初期,这部电视剧在中国内地播放时引起了轰动(网易评)。
它令中国内地观众对长篇的香港现代剧提起了兴趣。该剧出色的剧本加上众多演员的精湛演出令内地人第一次感受到了现代港剧“人性化”的震撼。除了电视剧制作本身的成功,该剧的主题歌《一生何求》也令内地观众将电视剧和歌曲以及演唱者的命运融为一体,还原成记忆当中对于真善美的思考(新浪网评) 。
该剧的结尾是倪楚君离家出走,丁有健一直痴痴等待,最后一个镜头是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慢慢开启门,之后便戛然而止;这种悬拟手法的处理方式不仅令该剧的结尾具有开拓精神,同时也打破了电视剧一贯或悲或戏的定调(新浪网评)。
《义不容情》是一部经典情仇剧,同时也是一部悲剧。全剧以梅芬芳冤案开局,又以她的儿子丁有康犯罪伏法结尾,丁有康在死囚牢房里出生,最后又死在绞刑架上(时光网评) 。
该剧把兄弟情演绎得透彻而有些残忍(《广州日报》评) ,丁有康这样丧尽天良的大奸大恶之徒在港剧中也是头一回出现,温兆伦成功地演绎了这个把人性弱点发挥到极致的人。对照黄日华扮演的大哥丁有健的隐忍克己、有情有义,兄弟恩怨剧自此有了可以复制的标准模板(《北京青年报》评) 。

义不容情-粤语 播放地址:www.cntvb.com/vod/1065.html TVB中文网唯一网址:www.cntvb.com收起

追剧,请关注微信公众号HK90TVB,九零港剧

  • 云播线路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 svip2线路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 svip线路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 vip线路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 影片评论
评论加载中...
  • TVB中文网为你推荐